OnlyLady移动版

扫一下
你距离潮咖只有这一步

OnlyLady官方微信

有趣有范儿 全屏新风尚

珠宝腕表|
珠宝|腕表|风格|明星|工艺|行家|热门|花嫁

梁朝伟黄晓明吴奇隆的婚礼策划师

2016-05-12 00:00:00来源:OnlyLady女人志编辑:cuiyisha
文章导读

吴俪芸策划了吴奇隆、黄晓明、梁朝伟三位明星的婚礼,然后和更多富二代做起了生意。

5

本文转载自博客天下(公众号:博客天下)

文| 王海璐 编辑| 王波

刚从巴厘岛回上海的“我要潮婚”创始人兼CEO吴俪芸还没回过神,2016年的日程已经全排满了。这个策划了明星吴奇隆与刘诗诗海岛婚礼、黄晓明与Angelababy(杨颖)上海婚礼、梁朝伟与刘嘉玲不丹大婚的37岁女人,被誉为“潮婚女王”。“没有几百万元的预算不要找我,布置费、场地、吃,这些都不包括。”她告诉《博客天下》。

因为跟梁朝伟、刘嘉玲有深交,吴俪芸当年为他们策划了婚礼。此后,来找她的客户就络绎不绝。她近两年每年接十几场婚礼,“富二代为主,当然也有艺人”,但暂时不能透露。

2

明星婚礼策划人吴俪芸 图/邢铁军

在上海静安区一栋2层高的独立办公楼里,吴俪芸穿着黑色西装,头发拢在一边,精致的妆容之下看不出疲惫。4天前,她还在巴厘岛吴奇隆的婚礼现场。在这场悬崖边的明星婚礼上,穿着米黄色流苏T恤、黑色阔腿裤的吴俪芸不太显眼。她一直拿着对讲机,鲜绿色的挎包斜背在胸前。这把她和现场的350位华服宾客区分开。作为策划者,她需要有条不紊地指挥,确保吴奇隆和刘诗诗的婚礼从餐饮到安保各个环节万无一失。

为黄晓明的世纪婚礼“救命

早在2015年年初,吴奇隆和刘诗诗领取结婚证之后,刘诗诗就曾发微信请吴俪芸操办自己的婚礼,但时间始终确定不下来。吴奇隆和刘诗诗大部分时间都“忙得要命”。

夏天到来之前,黄晓明“插了个队”,对外宣布和Angelababy领证,并一个电话找到了吴俪芸“救命”。黄晓明和吴俪芸“认识但不太熟”,出席代言品牌的一些活动时,双方曾见过几次。吴俪芸的另一个身份是国内顶级活动策划公司APAX的老板娘,从某种程度上说,很多明星、名流找到他们,也是因为信任APAX。

官方宣布了结婚的消息后,黄晓明被上百家公司找过,甚至有人提出“免费做”。黄晓明对所有方案都不满意。“他说都不靠谱,知道我做这一行,还剩最后两个月了,‘救命’。”吴俪芸说,“虽然我跟他不太熟,但口碑还是有的,他知道我们做的婚礼不是婚庆公司能做到的。”

接下这单生意后,吴俪芸和黄晓明首先沟通了对这场婚礼的期望。黄晓明说,想为Angelababy圆一个公主梦。婚礼主题是古堡后花园,整个场景都围绕着欧式古堡花园风格产生。

3

2015年10月8日,黄晓明、Angelababy(杨颖)上海婚礼内场,一对新人在亲吻

黄晓明挑选上海中心作为结婚场地。“他说那是baby小时候梦想的地方。”吴俪芸回忆。

了解到两个新人一直把公益性放在心上,吴俪芸决定在婚礼中增加一个慈善的环节。

“他想送一份礼物给baby,想到不如去供养527个孤儿,作为我爱妻、爱老婆的意思,有语义的一个数字。”吴俪芸解释。

700位宾客现场见证了这场婚礼。他们都是吴俪芸与两位助理挨个打电话邀请的。吴俪芸亲自打了20多个一线艺人和导演的电话。因为宾客分量重,差不多覆盖半个演艺圈,前期不能泄露信息。

她安排700位宾客及300位媒体坐在两个独立的区。媒体不能进内场,但现场有一个银幕,可以同步看到婚礼的场景。

4

2015年10月8日,众星亮相黄晓明、Angelababy上海婚礼红毯

但粉丝的打扰是不可避免的,也是方案中最大的挑战。早在前期搭建草地时,就有粉丝混进来,“一直呱呱叫,你要开路他也会走进去。”典礼当天,有粉丝混入酒店敲工作人员的门,问可不可以带礼物给偶像。

拥挤的粉丝和路人把上海中心周围围得水泄不通,看到明星就尖叫,道路都封闭了。吴俪芸一方面担心粉丝受伤,另一方面还担心受到干扰的市民会向警方投诉,如果警方介入,婚礼很可能被叫停。

警察还真把警车停在路旁,找她聊天了。“你们怎么管理粉丝?”

“OK,我会尽快把他们赶走。”

比粉丝更疯狂的是狗仔队。有人爬梯子想混进来偷拍,还有黄牛炒现场工作证。

来的宾客大多比较有分量,吴俪芸最担心对他们照顾不周,“为什么这个特别照顾,那个无意中被冷落”。人手确实也不够。尽管整场婚礼加起来有1100多工作人员参与,但有500多个是48小时内搭建完场景的工人。内场只有6个工作人员。场外的保安请了200多个,依然“都顶不住了”。

场馆里面没有食物,全部需要从对面酒店做好送过来的。为此,黄晓明把属于自己餐厅的60位厨师都带过来了,酒店则提供了170多个服务员。

这些数字吴俪芸都了然于胸。“肯定要知道,要付费的。要知道哪一拨付多少钱”。

给吴奇隆的海岛婚礼拍板

忙完那场世人瞩目的“世纪婚礼”后,吴俪芸想起了吴奇隆和刘诗诗的托付。2015年年尾,她发微信催他们。“你们不结婚我没有时间给到你们,我后面还是排满的。”

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跟对方说,“你们再不结就没时间了。我给几个时间点供选择,快点回复我哪一天。”

“3月20日行不行?”

“好的。”

婚期终于确定。

电话沟通后,吴俪芸从上海飞到北京,和这对新人在一家高级餐厅碰了个面。吴奇隆和刘诗诗刚刚做完一场活动赶过来,吴俪芸之前和刘诗诗接触比较多,这次发现“诗诗长大了,女人味出来了”。他们没怎么吃东西,只顾着聊天,落实婚礼的各项流程。这也是吴俪芸做事的一贯风格:你OK,我去搞,搞完埋单。

吴奇隆和刘诗诗的经纪人也一起来了。“有时候你以为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情,其实不是,一般人我们会见他们父母,但艺人就见经纪人,父母没见过。”吴俪芸解释,经纪人会从他们的角度清楚地指出底线在哪里,“哪些是要呈现的,哪些是不呈现的”。不过,他们大多数还是听新人的。而这对随和的新人的标准只有一个:大家开心就好。

吴俪芸开始构思婚礼的主题和方案。“我们只有二选一,因为他们人多,不能给太多选择,但两个方案都会跟他们想要的风格差不多。”他们提供的方案一个色彩缤纷,一个偏梦幻。最后选择的是梦幻海岛世界婚礼主题。“应该是诗诗选的,因为诗诗觉得很OK。”吴俪芸猜测。

5

2016年3月20日,吴奇隆与刘诗诗在巴厘岛举行婚礼

方案除了漂亮,还要考虑交通、餐饮等其他配套。吴俪芸去巴厘岛考察了几次,最后选中了在悬崖边的假日酒店,浪漫,而且具备接待能力。

在海外办婚礼,控制细节的难度要比国内大几倍。刚刚办完“世纪婚礼”的吴俪芸意识到,“在国内闭着眼3500位宾客的都做得出来,在国外做350位宾客的都挺难。”

为了准备婚礼的餐食,吴俪芸几次往返巴厘岛,亲自去选食材、调味、配搭。

“她先要试菜,试好之后选菜,然后给菜起中文名字,因为都要有好彩头。”“我要潮婚”公关负责人康鹏告诉《博客天下》。

设计邀请函和婚礼标志时,“用了WIO做标志,刚好是他们名字的缩写,挑来挑去,最终想到了用木兰花来呈现,两朵,一大一小成双成对,也是他们在剧里面的定情信物。”吴奇隆看到后告诉吴俪芸,“很喜欢”。

包装用的400个蝴蝶结都是定制后运过来的。吴俪芸先包装好一个作为标准,演示给其他人,“蝴蝶结要达到什么造型”。

吴俪芸还找了当地特色的舞团在欢迎晚宴上表演,请了一些摊贩、手工艺人到现场摆摊。宾客取自助餐时会经过12个摊位,每个摊位摆着不同的工艺品,尽力营造出村庄和部落的氛围。

最让吴俪芸头疼的环节是物料的运输。婚礼的很多物料是从国内带过去的,“报关没问题,按照正规申请,但是到了出关说你有问题,也没有办法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她心里一直放不下,“求神拜佛所有的东西都要准时到”。如果到不了,她也准备了应急方案,“用当地的一些物料简单做一些布置”。

巴厘岛是个生活节奏很慢的地方,当地人的工作方式很难适应婚礼所需要的高强度,吴俪芸只得反复沟通催促。

由于不熟悉新人背景,酒店的工作人员只按照普通游客的安保规格对待。吴俪芸提出了要求很高的安保方案,有一些点要把守得很好,对方则回应:没有那么夸张吧,干吗一个点要一个人把守。

她只得又从国内找安保公司,专门带了10个做过婚礼活动的保镖去巴厘岛,酒店的70个保安配合着跟进。

这些看上去“壮壮的”穿着休闲装的保镖,接机送机时起到了很大作用。她去机场接吴奇隆时,走大堂后面的“秘密通道”避开了狗仔。但在护送吴奇隆的艺人朋友时,这些保安帮他们挡住了狗仔队和粉丝的冲撞。

整场婚礼,吴俪芸只和吴奇隆、刘诗诗当面沟通过两次,更多的沟通还是靠“这个时代帮助人类节省时间的伟大发明”微信,发给他们一张照片,马上就会知道OK不OK。

除了是婚礼策划人,吴俪芸这次还担纲了新人的喜娘。负责在新人接完亲见面后说一些好彩头的吉祥话,“先喝一口茶,甜甜蜜蜜小两口,早生贵子。”

婚礼当天,新人吴奇隆、刘诗诗身旁。吴俪芸拿起对讲机:“各部门准备好了吗?”混着香港口音的温柔女声在同频设备中传递。“表演组OK”、“公关组OK”、“安保组OK”……最后是她的声音:“典礼开始。”

新人入场、宣读誓言、在亲友的见证下结成夫妻,最后一直到身穿白纱的新娘刘诗诗背对着亲友,把粉白玫瑰的手捧花向后高高抛了出去,仪式结束。

整个过程中,吴俪芸需要时刻陪伴在新人身边,在他们视线所及的范围之内。她当天最主要的任务是安抚新人的情绪,同时通过对讲机和现场各位工作人员同频沟通。

“新人度蜜月造人去了,我们后续的工作还远远没有完成。”吴俪芸说。她在岛上多呆了3天,送走了最后一批客人,然后把用两天时间搭出来的场景拆掉,还原成原来的模样。吴俪芸会仔细检查有没有损坏当地的设施,每一次搭建前,她也会仔细察看,把可能会踩坏的地方提前垫好垫子。

“睡你身边的人也不能讲”

“保密”是操办一场明星婚礼最重要的环节。

春节前几天,吴俪芸把康鹏和另一位同事叫到办公室开了个小会。“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,我们拿下了吴奇隆和刘诗诗的婚礼,现在要开始筹备了。”

吴奇隆和刘诗诗都是康鹏很喜欢的演员,他得知消息后“超级兴奋、开心”。之前刚做过黄晓明的婚礼,他知道保密措施一定要做好。“这是我们专业度的体现。”他向《博客天下》强调,“我们内部非常注重保密,忙的时候,其他部门的人大概能猜到是明星的婚礼,但都不知道是哪个明星。”

但老板吴俪芸这次还是提醒他们,这事要注意保密,“即便是睡在你身边的那个人也不能讲。”

之后又有三四个同事跟进,收集宾客资料,电话邀请、订机票,根据宾客提供的地址,准确无误地快递邀请函。

“就是这五六个人,人越多越容易泄露出去,所以每个人工作量都非常庞大。”吴俪芸跟他们开会时,也是先嘱咐“跟睡在身边的人都不要讲”,然后才开始分配任务。

在对接品牌、寻找供应商时,他们会跟对方签保密协议。

“这种事情泄露出去没有什么意思,会让新人对我们失去信心。”康鹏说。

巴厘岛的婚礼最后有34名员工参与,除了核心的6名员工,其他人一直到最后阶段才知道新郎新娘是谁。

黄晓明的婚礼上,最让吴俪芸满意的是黄晓明最后准备了一场舞蹈,给了所有人一个惊喜。“只有他跟我,还有导演三个人知道,两个经纪人都不知道。”她说,为此黄晓明都是躲起来彩排,“这事儿如果先曝光,就没有意义了”。

这场婚礼的另一个秘密是吴俪芸请马云帮忙录的一段视频。“晓明和baby都不知道。有请马云来做宾客,但他比较忙来不了。”她告诉《博客天下》,“晓明有些失望,我听说后也没有说什么,就打电话跟马云最贴近的助理直接沟通,能不能跟马云说偷偷拍一个视频,然后婚礼当天放出来。马云说好,我去不了也不好意思。”

切蛋糕前,视频被作为送给新人的惊喜播放。吴俪芸记得,黄晓明看到视频后看了看她。“他懂了,他很开心这个”。

提起今年还要做的明星婚礼,无论是吴俪芸还是康鹏,口风都很紧。“会做两三场,都是一线演员,正在洽谈当中。”

在应对媒体方面,他们也已经驾轻就熟。

吴奇隆的婚礼没有请媒体。但典礼前几天,还是有30多家媒体闻风赶到了巴厘岛。

吴俪芸在岛上一周,不断有媒体找到她,熟悉的记者会过来跟她聊天,问问“新人穿什么颜色衣服”等细节上的问题。吴俪芸一般不会乱说,“怕它变成另外一个意思,自己就完蛋了”。“婚礼后怎么说无所谓,大家都知道了,婚礼前还是不能说。”这是她给自己定的规矩。

典礼当天,上午迎亲之后,吴俪芸和新人商量,媒体也是带着任务而来,“并且来一趟成本很高,一般都带两个摄影师,一组都三个人,包机都得1万的,再加上几天的酒店住宿吃饭,一组人得四五万”,拍不到照片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天气炎热,场地又在悬崖边,考虑到安保的难度和偷拍的危险性,不如把大家聚集起来,打声招呼,给媒体一个见面拍照的机会。

新人愉快地接受了临时加的方案,跟苦等了几天的30多家媒体“交代一下”。12点左右,媒体被集合在教堂的客厅,新郎吴奇隆、新娘刘诗诗、伴郎伴娘团参加了5分钟的答谢仪式。现场有酒店专门准备好的餐食,新人还给每人准备了红包。

“不加不太好,人家那么远来,打招呼都要的。”吴俪芸说。她还安排了摄影团队,把现场拍得好的照片统一发给媒体。最后内场除了现场宾客拍照发的朋友圈,其他的图片都是官方流出的。

这也是她从黄晓明婚礼上得来的经验。在那次婚礼上,她跟黄晓明商量,专门设计了走红毯的环节。

“肯定会有很多记者来,不做这个给记者拍照,他们还是乱拍,更丑,不如设一个区域,宾客全部往这里送,乖乖地给记者在这边拍照,大家都开心就不会乱,我们也好管理”。

记者拍完也确实安心散掉了。

不可复制的“成就感”

除了应对媒体,仪式台的尺寸、蛋糕造型层高、舞台视频播放、杯子应该摆在长条桌的什么位置等,事无巨细的都需要策划人吴俪芸亲自把关。

“每天晚12点上都会开会,检讨今天的情况,第二天大家做什么。开到两点多,回房间洗漱完,凌晨3点睡觉,第二天6点半起来,7点开始化装,跟大家打打招呼说加油。”在上海的家里说起这些时,吴俪芸已经一脸轻松。她刚刚参加完孩子的家长日回来,3个小孩在同一所私立学校上幼儿园或小学,她需要轮流转着开家长会。她的家是现代简约风格的灰色别墅,由两栋别墅打通,装修、设计都是她和老公做的。他们的婚礼也是自己策划的,海盗主题的,宾客都穿海盗服,婚纱是烂的,还戴着海盗的帽子。“很前卫、很耐看,老了也会觉得很好玩。”

吴俪芸的父亲过世早,她不喜欢读书, 14岁就出来工作了。她最初涉及的领域是时尚造型,给郑秀文、周杰伦、四大天王的演唱会做过造型。蔡依林在内地宣传新专辑《72变》时,她还跟着一个月跑了6个城市。胡歌拍电视剧时,她也曾帮他打理头发和妆容。她和一些艺人在没红时就有近距离接触,看着彼此成长。

6

2015年4月27日,郑秀文现身上海为好友吴俪芸的“我要潮婚”捧场

2003年,吴俪芸从香港来到上海,在这座城市搭建工作室,还收获了爱情。

5年后,刘嘉玲对吴俪芸说,“我们结婚你帮忙啊。”“也是这一次我开始做婚礼,做完之后不少艺人和富二代找我们去做。”吴俪芸回忆。2008年,刘嘉玲和梁朝伟的婚礼之后,她从主攻时尚造型转型为做婚礼。“每场都很大,全国各地”。在上海只做了黄晓明这场。

这期间,她真切地感受到了“潮流在转变”。梁朝伟和刘嘉玲在不丹的婚礼,主要是新人在主导,并且希望低调。经纪人操作,吴俪芸只是帮忙辅助。她当时甚至觉得没有“很婚礼”的感觉。更像是朋友聚会,一帮人围着从泰国运送过来的婚礼蛋糕,“换了一个国家到一个没有人打扰的地方吃一顿饭而已”。也有港台记者到场,但彼此都熟悉,打招呼就OK了。

“时代不一样了,以前明星不愿意婚礼被关注,哪怕谈恋爱都不愿意的。现在互联网发达,大家希望多了解,互动多一些,新人的观念也在转变,你既然会偷拍,还不如告诉大家我结婚了,直接暴露给你。把好看的东西公布给大家分享,这对所有人都是开心的事情。”吴俪芸说。

她同时感受到的还有婚礼市场的增长,“很大,有刚需”,她创办了“我要潮婚”,想专门做这个行业。“做活动策划如果整个经济不好,会受影响。婚礼不一样,哪怕经济不好,都有人结婚。而且比较容易通过互联网把产业做得更大。”目前,她正在围绕婚礼上下游产业链做业务布局。

在康鹏眼里,老板吴俪芸是婚礼策划人,但更像是企业家。“潮婚”才成立短短1年,已经有很多布局。除了上线“我要潮婚”频道,他们打算跟地产集团合作建设“潮婚”爱情文化度假村、爱情文化小镇等。

“大家都以为婚庆行业是一个很Low的行业,是个人都能做,其实我们做婚礼的话主要还是以创意为主。”康鹏介绍,他们策划的婚礼,最重要的是对细节的把控和情感的调动。他们会去了解每个新人之间的故事,个性喜好、家庭背景、成长环境、相识的地点等很多未知的因素,都会被他们统筹考虑。

吴俪芸的梦想是做婚纱设计师,为此,她还在上海开过婚纱展。但做艺人的婚礼让她更有成就感。“不可能再有一个机会做一模一样的,完全不能复制的,你就是给黄晓明一个亿,也不会再结婚的。问题就是在这里。你做的东西不能再复制,是一个经典。这就是成就感。”

吴奇隆婚礼当天,她几乎一整天没吃没喝;黄晓明婚礼当天,她喝了三罐红牛顶住了一整天,甚至整整1个月没有怎么睡好觉,因为当时新人在国外拍片,问问题有时候是半夜,她要马上回答。

“风光的背后是痛苦,但我觉得值得。”她告诉《博客天下》,“最美好的是一个世纪婚礼的诞生,哪怕到了四线城市,你一说起来这个婚礼每个人都知道。”

后来,她专门去看了一些数据,黄晓明的婚礼“大概有60亿人次的关注度,‘潮婚’当天的阅读量也有7000多万”。

“这对于我是一个很好的突破。”她说。

在她的同事看来,这种生活和工作的安排“太虐心”。吴俪芸原本打算和团队在巴厘岛庆祝婚礼的顺利举行,但一周基本没怎么睡觉的同事都告诉她太累了,“情愿睡觉好了”。

而吴俪芸更愿记住的是新人交换戒指后,抹去眼泪一起跟她敬酒时说的“感谢你”。“他们认同了,我就最满足。”

(本文系onlylady独家原创内容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)
OnlyLady移动版

扫一下

距离潮咖只有这一步

微信关注OnlyLady

福利天天撒

OnlyLady官方微信
专家专栏
认识Maria博士已经有15年了,至今在我的首饰箱中藏有一套她的早期代表作-----圆弧形的黄金上用激光镭射出的蝴蝶
最热排行What's New
推荐视频Hot video
热点专题HOT TOPIC
编辑精选Experts
热点搜索Encyclopedia
行家 热门 工艺 珠宝 腕表 风格 明星
热门链接